D

#theGazettE #Aoi #Uruha #HERESY #catlover

小泠泠

冗談(Ruki Uruha)

冗談(Ruki Uruha)



BY : D



——假如失去他又會怎樣呢?

貴之不止一次想過這個問題。

他抓了抓睡得有些凌亂的頭髮,起身拿過床頭櫃上的打火機,翹起腿點了一支煙。

尼古丁吸入肺里心曠神怡,眼角餘光卻瞥到那人伸長的嫩白腳丫,於是貴之迅速掐滅香煙摁進了那個污跡斑駁甚至顯得有些骯髒的銀質煙灰缸。

身側的人兒還在熟睡,電壓不穩壁燈忽明忽暗,光影在那人的臉上微微晃動,他的皮膚如蜜蠟般溫潤無暇,令人心生柔軟。

可他是個騙子。

即便這樣想着,貴之的目光卻依舊流連于那人過大領口間露出的大好春光,乾涸的喉頭不禁咽了一口唾沫。

那人鎖骨深陷單薄瘦削,貴之用手在空中勾勒出他美好的肩頸綫條,最後將手掌覆在了那片冰涼的肩胛皮膚上。

掌心傳來的低溫讓貴之覺得舒服,那人卻哼哼着翻了一個身:「你的手好熱……」

貴之笑着收回了手。

老舊的吊扇在天花板吱嘎旋轉,天氣潮濕悶熱。

過時的華麗墻紙浸泡在黏濕濃稠的空氣中,卷起了邊角并開始緩慢的脫落,麗老是手欠的順着卷角一把扯掉大塊墻紙,貴之卻對麗這種強迫症一般的行為出奇的着迷。

麗手肘擡起的弧度很美,撕掉破壞的聲音很悅耳,貴之覺得那個畫面十分好看。

顯然當初麗的到來并不令貴之感到意外,貴之從不過問原因,該來來該走走,特別是在這即將毀滅的世界之中,原因這種東西毫無意義。

貴之很清楚,這個世界就快滅亡了,環境惡化、水源污染、物资匮乏、瘟疫橫行,每天都有大把大把的人悲慘的死去,剩下的人只不過是能活一天算一天,苟延殘喘罷了。

作為松本世家的獨子,貴之養尊處優,即便在這末世之中也不愁吃喝。

他的成長過程便是親眼目睹整個人類社會的凋零,瘟疫蔓延將人的性命奪走,大環境下資本大家族日益崩潰,比如這棟樓里曾經非富即貴的人們漸漸衰敗,為了生存,許多女人甚至淪為娼妓。

十七歲接管了家族,憑着貴之詭異的行事風格和難以估量的遠見,松本家壟斷了主流物資,開始在這岌岌可危的世界之中管理着城市的運作,只是身為家主的貴之其實並無野心,得到物資不過是想自己好過點,一切的出發點非常單純,以至於說出來也沒人相信。

麗就在這時出現在了他的生活裏,在實驗室一堆骯髒的小孩中,伸出一雙白皙的手抓住了他:「帶我走。」

當時貴之腦中閃過了一萬种陰謀論,遲疑着還沒來得及拒絶,就看那個滿臉肥膩的市長將男孩一把推到他的身邊:「這個沒病,喜歡就帶走。」

貴之足足愣了三分鐘,才後知後覺地自我吐槽『我什麽時候說我喜歡他了?』

轉過頭,那個孩子站在他的身邊,似乎跟他差不多年紀,觸上貴之的視綫毫不畏懼。

「我是麗。」

「哦……」

貴之心頭暗道,糟了,這個人很漂亮。

再看看市長,正朝着自己飽含深意的擠眉弄眼,貴之深吸了一口氣,故作淡定地繼續朝前走,腳步帶着些許漂浮。

快離開的時候,他們身後出現了騷動,另一名男孩一直喊着麗的名字試圖追上來,被市長的人架起來押走了。

「我知道你一句話就能幫我救出葵,能讓他們放了葵麽?從此我會永遠跟在你身邊,願意為你做任何事。」

貴之看到麗的眼中滿是擔憂,冷清的面容卻因此有了生機。

真漂亮,貴之心頭默念。

「好。」


貴之一向喜歡好看的人與物。

從此麗便得到了他的無限包容,也並不要求麗為他做什麽。

貴之竭盡所能給麗想要的,或者四處搜尋能讓麗開心的東西以博紅顔一笑,偏偏麗什麽都不要,只求溫飽,溫柔地對待着貴之,同時亦溫柔地說着謊言。

只是麗是一個拙劣的騙子,說着會永遠呆在貴之身邊的時候,眼中總會流露出無比的落寞,貴之自然知道,是因為那個叫葵的人。

於是貴之讓葵來了自己手下做事,對於貴之來說不過是多了一張吃飯的嘴。

顯然麗與葵相見的時候受到了巨大的衝擊,貴之明顯感覺到身旁的身體劇烈的顫抖着,也看到葵的臉上有着由衷的欣喜。

貴之十分討厭這種氣氛,他只是想讓麗開心點,卻不想在這二人之中當個局外人。

於是貴之抱起雙手,看着那二人在自己的注視下如何強忍着激動假裝鎮定地寒暄。

見過葵之後,麗不再陰鬱,特別是輪到葵來這裏匯報近況的日子時,麗會整個人變得輕快起來,還有心情開一些幽默的玩笑,說一些不着邊際的謊話,讓貴之啼笑皆非,無奈貴之偏偏吃這一套,愛看他自作聰明的表演。

「這個世界總能被救贖的吧?」

貴之累了枕在麗腿上休息的時候,麗替貴之理好額發詢問道,眼里的認真令貴之不忍拆穿。

「……或許。」

於是貴之總能在假裝睡着之後聽見麗輕聲下床,悉悉索索裝好一袋食物和水,再偷偷關上門出去。

貴之知道,麗並不是去見葵了,他看到過,麗是省下了自己的口糧出去拿給樓下那群飢餓的老人與孩子,每週如此,善良到令貴之心痛。

明明有機會,為什麽不去見你的小情人?

明明我們就不會有希望,為什麽非要說着一切還會好起來的話?

明明就不想呆在我身邊,為什麽還要騙我?

讓我放你走啊,我的麗。

貴之覺得麗的單純與執着十分的可笑,不過一想到自己心甘情願地受着騙,也承認麗自有他的高明之處。

可若是真的失去了他,會怎麽樣?

每當貴之想到這個問題的時候都會變得無比焦慮,他確定自己不想失去麗,卻也清楚自己並不是能令麗開心起來的人。


盥洗室年久失修的水管滲了水滴滴答答,隔壁那個平日里看起來雍容華貴的娼婦不知又從哪裏攬來了客人叫聲跌宕。

貴之回過神來,身邊的人兒又換了一副睡姿,不太雅觀,卻十分可愛。

人類這種無可救藥的生物啊,再惡劣的環境也無法阻止他們義無反顧地深陷于七情六慾的漩渦。

貴之有些自嘲地笑,似乎找到了答案。


他替麗掖了掖被角,麗平穩的呼吸令他心安。

「你這個卑鄙的騙子啊。」

——請別離開,在我發怒之前。





FIN.

三个小天使

我终于会发多图了(๑´∀`๑)

我的小泠泠❤️

谁能告诉我
怎么一次发多张照片(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