ディ

#HERESY
#theGazettE #AOIHA
#All綱
#云綱
#鬼白
#佐鳴
#catlover

 

心中最愛的西皮

超越所有

那年還流行做扣扣空間w

  1

很多東西今生只可給你

保守至到永久

別人如何明白透

 

云の遥か (云纲)

云の遥か

By:D

*****

云雀恭弥一直觉得,夏天是一个微妙的季节。

比如暑假的并盛中就比往日安静太多,没了嘈杂的人声,只有零零碎碎几个考试不合格需要补课的学生从校门走出来准备回家,其中一个还因为跑太快不小心撞了云雀一下。

学生连忙弯腰道歉,那种诚惶诚恐的样子让云雀无比熟悉,心头无端端一痛,也松开了条件反射般握紧的双拐。

走进学校,还是跟十年前一样——

绿意缭绕的并盛中,不大不小,健康而坚强。

虽然还有棒球社在球场上训练喧哗着,毕竟甲子园是每个热血少年的梦想,曾经身为风纪委员的云雀并不反感。

能够为校争光的话,他可以无视觉得太吵偶尔皱起的眉头,毕竟这种程度的群聚还不算...

  16 1

Bye-bye (骸綱 雲綱 all綱)1



Bye-bye

BY:D

一直以来,某废柴害怕的人有两个。

一个是学长云雀恭弥,另外一个是六道骸。

也没有什么特别的缘由,总之一看到这两个人反应就会奇怪,不由自主的的身体反应(或者说害怕得颤抖的成分多一些吧),所以纲是十分忌讳碰到这两个人的。

有一句话叫冤家路窄,也有一句话叫做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那天废柴纲好不容易告别了山本和狱寺从一堆“十代目我陪你回家吧”“嘛嘛,我也一道送你吧”“你个棒球白痴给我滚远点!我才是十代目的左右手!”这样那样的吵闹声中解脱出来。

倒不是说讨厌狱寺君那么热切的关心,但是,这样的热情有些过头了吧。纲吉蹲在街边头上三道黑线。

“哦呀,这不是讨厌的...

  13 3

[舊文] ALIVE (Aoi Uruha)


*狗血舊文,輕拍

ALIVE • 短

BY:D

原本还带有些许暖意的天气急剧降温,寒风刮起,冷得流鬼缩了缩脖子。

天气预报说,又要下雪了。

卧槽立春了还下雪,什么鬼天气。
戒望着闪烁的电视荧幕,气愤地将鼓槌丢到了墙角。

团练室里十分安静,没人说话,大家各干各的,但都没有弄出什么大的响动。

直到泠汰提着才买回来的咖啡送到戒跟前,戒紧皱的眉头才得以舒缓,泠太安心地笑笑,从袋子里面又取出一杯。

来,流鬼。

谢谢。

流鬼接过纸杯的时候顺便往外看了一眼,有五颜六色的纸片在空中胡乱起舞,风真的很大,山里估计会有暴风雪吧。

他耸肩坐回沙发,抱起木吉他轻轻拨过几根弦。

葵坐在最角落的位置闭...

  1 5

New Year’s Eve (Aoi Uruha )



New Year’s Eve

BY:D

RUKI刚进玄关脱鞋的时候就看见客厅那边电视屏幕的荧光闪烁。

他叹口气,进屋从沙发背后捞起那位溺死在沙发垫子的中年大叔(……|||||),使劲掐了他的脸。

“我说那个谁,能不能别看哑剧?好歹也开点儿声不然怪吓人的……”

话没说完RUKI就注意到那位大叔的注意力显然不在电视上,也不知道神游去哪里了,于是他习以为常地进卧室脱衣服准备洗澡。

“RUKI你今天去哪里了?”

盥洗室门口突然传来一把声音让正欢快地打开花洒准备洗澡的某人狠狠吓了一跳,他拍拍被惊吓的小心肝随即开口道,“去看电影了。”

“…………”

门口没了声音,RUKI觉得不对...

  1

About My Sorrow(Aoi Uruha) 3



——可错过的时光终究是错过了。

BAND取名为the GazettE,主唱流鬼,鼓手由宁,上手吉他丽,下手吉他葵,贝斯泠太。

五个二十岁出头的年轻人,凭着一腔热血做自己挚爱的事情,除了打工维持基本生计,其余时间几乎就关在家里或者练习室写谱练习做编排。

不同于丽较真的个性,每每遇到瓶颈葵就干脆放下工作出街散心,丽废寝忘食的时候,葵会买好便当放到丽边上再去忙自己的,不过一般忙完回来都会发现食物原封不动,丽依旧趴在案台上崩溃地自我摧残。

“你这样可不行”,葵坐到丽旁边,拿开他面前的笔和谱子,把便当推过去:“先吃饭。”

“啊…头好痛……”丽苦着脸乖乖打开饭盒,吃着吃着又灵光乍现抱起吉他弹...

  1

About My Sorrow(Aoi Uruha) 2



——所以做梦也没想到以后会一起做BAND吧。

七年后。东京目黑。

livehouse里拥挤又嘈杂,丽越过人群慌慌张张从后台跑到流鬼跟前:“怎么办,我忘带无线了!”

“不是吧,这都可以忘?”流鬼翻了个白眼,连忙让丽去其他BAND那里借一个来应急。

碍于自己别扭的个性,丽实在不好意思开口就问人家借东西,在后台兜兜转转好大一阵,终于碰上了一个脸熟的,是之前他们准备挖来BAND里的鼓手。

“诶~诶~”丽惊喜地朝人家招手,见鼓手似乎还认得自己,便凑到他耳朵跟前问道:“能从你们吉他那里帮我借个无线么?”

“应该没问题~”那鼓手倒也友善,消失一阵之后带来一个戴唇环的黑发男子。

眼看...

  1

About My Sorrow(Aoi Uruha)1


About My Sorrow(Aoi Uruha)

BY:D

*****未经许可,严禁转载*****

——葵,你还记得我们的相遇么。

丽是家里的幼子,小时候害羞起来会躲到母亲的裙底去,国小的时候又由于太过瘦小总被欺负,都是姐姐保护着他。

最害怕的是游乐园里的尖叫系项目,被母亲强摁着坐了一次,下来之后天旋地转吐得肝肠寸断从此立誓再也不会靠近那种东西。

家里的女人都是不得了的性子,只有父亲是温柔而懦弱的,所以在这种阴盛阳衰的家庭环境里长大,丽一直是个内向以及别扭的孩子。

那日是个晴天,学校旁边的居民楼顶都支起了晒衣服的木架,空气里满满都是洗衣粉的清香,声乐老师的语...

  1

© ディ | Powered by LOFTER